人物 People

他的生活因艺术的点缀而多彩

City Art Guide: Singapore & Nanjing Part 01

艺术是生活的点缀,也是生活的镜子,少了艺术,生活将会变得非常贫乏而无聊。而身为家里头一个“搞”音乐的田笑的生活,就因充满着艺术的点缀而变得多彩多姿。

文字:李诗琴     图片:田笑、摄图网、新加坡旅游局等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 2022 / ISSUE FEB 苏视角 《双城文艺 各自美丽》

正式进行采访前,田笑发来了自己的个人简历。看着他从学习到工作,那满满当当的音乐经历(远比本文最下方的小档案中罗列的还多),不禁预设他来自“音乐之家”,自小学习音乐。“其实不是,我是家里第一个‘搞’音乐的。”电话另一端的田笑笑说。

田笑与音乐的邂逅,其实从4岁左右就开始了,当时,他学习手风琴、加入合唱团。少儿音乐教育家曹元龙老师欣赏他的音乐天赋,便说服田笑父母与他一起学习二胡。后来,田笑考入了上音附小、升上附中,最终于2005年获得上音二胡演奏学士。

朝“神秘国度”出走

毕业前,从小在上海长大的田笑认为,新加坡和上海都位处南方、是现代化的大城市,因此生活习惯上应该不会有太大差异,加之新加坡的社会秩序良好等,种种接收到的正面资讯,让田笑对这个未曾踏足的国家,“有一种神秘的好感”。

田笑十分欣赏新加坡政府对文艺活动的大力推动。图片来源:新加坡旅游局

与此同时,身为一名艺术工作者,田笑认为只有在最开放、包容、先进的地方,文化和艺术才有可能蓬勃发展,因为艺术、文化工作者可自由对各种可能性尽情发挥。另外,大城市也有强大的财力去支撑对人类美的探索。

“上音就位于上海最繁华的地段,这里也有开放的环境,但我认为留在上海会错过很多人生的可能性。恰巧当时新加坡华乐团正在招聘,就想离开自己长期居住的环境,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没想到自己会离开这么多年。”田笑回忆道。

上海音乐学院。图片来源:wikimedia

2005年加入新加坡华乐团,至2013年离开,在新加坡的这8年是田笑人生中最青春的年华,他总是十分怀念。那段期间,乐团同事间关系融洽,团务蒸蒸日上;新加坡良好的文化、社会和法治氛围,则让他可以安心地从事艺术工作,到不同学校授课、举办音乐会、讲座会等。

新加坡开放的社会环境,让艺术在这里百花齐放。图为位于小印度的壁画。图片来源:新加坡旅游局

随太太到南艺

2013年下旬,田笑来到了与上海相距不远的南京。“太太是南京人,南京艺术学院也一直很希望太太到该校任教。”往下一聊,才得知原来田太太才是真正来自“音乐之家”的那一位——外公是中国二胡泰斗马友德教授、妈妈是大提琴演奏家、阿姨是南艺小提琴专业教授;夫妻俩是就读上音时的同学。

虽然田笑对南京很陌生,但他对南艺充满仰慕、好感与好奇,因为中国许多杰出艺术家都是由这间百年老校培养出来。恰巧当时南艺有教师职缺,因此田笑便到该校任职。后来,他获得上音乐队指挥硕士学位。

田笑和太太顾怀燕在江苏大剧院一场协奏曲音乐会上同台合作。图片来源:田笑

就读上海音乐学院(简称“上音”)附小、附中,并获得上音民乐系二胡演奏学士、指挥系乐队指挥硕士。是新加坡国家华乐团前声部首席,并曾受邀在“爱丁堡艺术节”上独奏。目前是南京艺术学院特聘副教授,也是“天弦”室内乐团音乐总监。——田笑,祖上来自苏州,与南京有不解之缘

点此选购最新一期《畅游行》杂志中朝边境 时光之行》,收藏完整文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Show More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