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大中华 Greater China

  • Photo of 建出徽州梦

    建出徽州梦

    徽谚有云:“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因先天环境而不得不自小离乡背井、在外奔波的徽商,总是盼望出入平安、生意大吉。而在古时,这些愿望往往只能交托鬼神――使得徽州人格外重视风水布局,趋吉避凶,他们设法将世俗化的祈愿与精神世界相结合,形成了别树一帜的建筑典范。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徽州人是水系工程师

    徽州人是水系工程师

    古徽州盛行敦本敬祖之风,各村均建祠堂,还有宗祠、支祠、家祠之分。明末休宁人赵吉士在《寄园寄所寄》中如此描述徽地风俗:“聚族而居,绝无一杂姓搀入者。其风最为近古。出入齿让,姓各有宗祠统之,岁时伏腊,一姓村中千丁皆集,祭用朱文公家礼,彬彬合度。”而“朱文公”指的正是朱熹,能做到“聚族而居”和“无杂姓搀入”,宗族约束力可见一斑。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亦贾亦儒的徽州人

    亦贾亦儒的徽州人

    古徽州土地贫瘠,粮食产量无法满足众多人口,徽州人于是以盐、茶、典当业起家,一步一脚印打出徽商帝国的半壁江山。“无徽不成镇”,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徽州人迁入,往往停留在村落阶段;可一旦徽州人住进来,设店铺、展事业,小村落于是成了市镇,逐渐繁荣起来了。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走入明清徽式古宅聚落

    走入明清徽式古宅聚落

    自从2000年宏村、西递共同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就注定成为黟县旅游的金漆招牌,适逢《卧虎藏龙》风靡,摘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新派武侠电影让徽派院落走进全球视野,这份美丽,悠远而绵长。李慕白牵着马,缓缓走过石拱桥,长衫缓带,一派儒雅;玉娇龙纵身轻盈,蜻蜓点水一般掠过湖塘,身后白墙黛瓦静静悠悠,饱蘸墨香的东方意象,令人如醉如痴。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香港取消入境防疫限制 欢迎全球旅客前往旅游观光!

    香港取消入境防疫限制 欢迎全球旅客前往旅游观光!

    香港政府宣布由2022年12月29日起,取消所有入境旅客抵港时或之后的强制核酸检测安排。新措施的安排是旅游复苏的关键里程碑、标志着香港的大门将全面重新打开,让全球旅客能够尽情在港旅游。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呼伦湖、贝尔湖 饮马湖畔

    呼伦湖、贝尔湖 饮马湖畔

    呼伦贝尔的名字,正是来自草原上一双明亮的蓝眼睛──呼伦湖、贝尔湖。据说在古代,这对姐妹湖曾是水獭聚居之处,生活在湖边的蒙古人习惯借用动、植物起名,于是,分别意指“雌水獭”、“雄水獭”的“呼伦”、“贝尔”,一阴一阳,成了两座湖的名字。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慢城外的古风 高淳老街

    慢城外的古风 高淳老街

    高淳作为历史名城南京的最南端,区上有一条始建于宋代的古街道,离开慢城后,不妨到这条粉墙青黛、栉比鳞次的高淳老街再“慢游”多半天。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重新发现香港风情” 香港最新文化艺术体验

    “重新发现香港风情” 香港最新文化艺术体验

    近年,随着多个世界级的艺术地标相继落成,香港也逐渐作为国际艺术之都出现在众人眼前。从国际知名的艺术展,到迷人的街头艺术,香港俨然成为了艺术迷的朝圣之地。就让我们一起看看香港旅游局向各位艺术爱好者推荐的艺术与文化景点吧!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南京桠溪:慢享四季节庆

    南京桠溪:慢享四季节庆

    端上来的蟹一只只热气腾腾、饱满诱人,食指大动下,我忍不住手起“剪”落,把蟹拆开就吃了起来。拨开外壳,黄灿灿的蟹黄像金子般令人垂涎欲滴,加一点醋,酸溜溜的配上蟹黄,真是美妙的配搭。

    更多 Read More »
  • Photo of 慢游南京桠溪

    慢游南京桠溪

    在草地上晒日光浴、品一杯香浓的咖啡、在露天茶座感受风的流动……这些应该是我们脑海中描绘的欧洲小镇日常风景。城市人难免憧憬着那样的闲适自在,渴望逃离嘈杂喧嚣,到一处人烟稀少之地,静享舒适的自然环境。

    更多 Read More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