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People

画画还是旅行? 我的速写人生

My Quick Sketch Journey

我以画画为业,也很爱趴趴走。但我始终觉得,旅途上的路过,没有任何意义。唯有和当地人相识,把故事带回家,才是旅行的魅力所在。多年来的旅画生涯,竟让我开始搞不清楚:到底是因为爱旅行而喜欢上速写,还是爱速写然后千方百计去旅行?

图片&口述:杨觉昇    编辑:蔡志鹏    整理:陈素彬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 2019 / ISSUE SEPTEMBER 惊艳旅行 《画画还是旅行? 我的速写人生》
还清晰记得幼年时,爸爸总是载着我们一家人到处走走,加上常看到一些画家在景色优美的地方写生,这无疑是一种“烈性毒药”,激发我爱上旅行的热情。2014年,在逐渐卸下各种生活重担后,我便开始带上画笔,疯狂投入到旅行当中。

我曾在落日余晖下,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着,只露出眯成两条弧线的眼睛,坐在尚有余温的撒哈拉沙漠中速写,虽然有点难受,却很痛快。还有一次,也是最近的一次,我在印度登上微微摇晃的小船,对着瓦拉纳西(Varanasi)的Harischandra焚化场做速写。失控的线条虽然歪歪斜斜、颠颠倒倒,却有着行云流水般的美感,这样的经历让我瞬间发现速写线条的多样性。

翻山越岭十小时后,我终于在柏柏尔人(摩洛哥游牧民族)小驼夫的引领下,骑着双峰骆驼进入撒哈拉沙漠,并在帐缝式营地过了一宿。在这里速写也是难得的体验。 图片来源:杨觉昇

印度除了视觉震撼很强烈,也有许多故事可说。在速写和拍照之外,我偶尔喜欢采访旅途中遇见的人、在我作画时主动找我谈话的人,又或者是速写地点附近的居民,这是我获得故事的方式。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瓦拉纳西画画,这真是一个可爱到极致的国度——当地人除了围观,常常还会竖起大拇指,然后问这问那。只要你报以微笑,他们也会用笑容对待你。

在印度的贾沙梅尔城堡(Jaisalmer Fort)进行速写。 图片来源:杨觉昇

变成说故事的人

中世纪的文化与建筑风格,也是我所钟情的速写焦点。当我从网上获知14世纪摩洛哥穆斯林学者和旅行家伊本 • 巴图塔(Ibn Battuta),早在几百年前就用了30年时间,走遍中世纪各国,我的内心是极度羡慕和崇拜的。因此,打从那时候开始,我便计划逐步去探访这些神秘的回教国家,而北非的摩洛哥便是我实现心愿的穆斯林土地之一。
追随巴图塔足迹的同时,我也非常认同他的一句名言:“旅行让人无言以对,然后把你变成说故事的人。”每一趟旅行回来,我都会约朋友们出来聚聚,分享自己的旅行故事,希望能鼓励身边的人减少对科技的依赖和攀比,多出外游历,丰富自己的见闻。如果能通过自身的经历影响他人也多去旅行,那我的旅行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速写于瓦拉纳西恒河。 图片来源:杨觉昇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2019 / ISSUE SEPTEMBER 《濑户内物语》。欲订阅此期刊,请点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Show More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