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奇塔什 | 我的摄影手札,他们的游牧生活。

玉奇塔什 | 我的摄影手札,他们的游牧生活。

一路向西,走过中国最西部城市喀什,沿克孜勒苏河来到天山脚下, 就是中国最西部的高山牧场──玉奇塔什草原。 这里毗邻吉尔吉斯斯坦,气候多变,六月飞霜是平常事, 柯尔克孜族牧民世代过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远离俗世浮华, 恍与世外隔绝,没有半点草原旅游景区的俗气。

多年前,已有人向我极力推荐新 疆西北角乌恰县的玉奇塔什草原。理由是:在碧绿如毯的草原中有三个巨 大突兀的红色石头格外醒目,玉奇塔 什地名本身也是柯尔克孜语“三个石 头”的意思。这种奇特的景观对一个 常年拍摄地质现象的摄影人来说,无疑极具吸引力。
出发前,我找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目的是为我的边防通行证上加盖公章和通往乌鲁 克恰提(老乌恰)边防哨卡上加注名 目,这是前往玉奇塔什草原的必经哨 卡。只要出示身份证、单位介绍信和身份证复印本,不用几分钟就已经办妥了。
沿着212国道朝乌恰县方向行驶, 海拔渐渐升高,感觉车外已飘逸凉爽 的惬意。公路两旁切割陡峭的岩体断 面裸露红、白、褐色彩各异的岩层, 形成锯齿状的构造现象,彷佛一幅幅 神笔之下的抽象画卷。
汽车穿梭在这绵延起伏的自然景观大道,最后落脚在被红色岩体怀抱中的乌恰县。
乌恰县,位于新疆西部,距喀什 100 公里,距玉奇塔什草原 160 公里。
停车接受边防公安检查,验 明身份后,一位柯尔克孜族公安民警 对我说:“建议你不要去了,因为那 里还有解放军哨卡,没有上级的命令 和介绍信是不能通过的。”我半信半疑,还是带着一丝希望通过边防哨卡。
下午6点,天空乌云密布,车内 温度计上显示户外气温已降至 10℃, 这和 8 小时前在阿图什市 30℃以上有 天壤之别。行驶不到 10 公里,进入峡 谷地带,公路一侧是深不可测的河谷; 另一侧是陡峭的崖壁,路面坑洼不平, 布满大小不一的碎石块。
艰难行驶 2 小时后,还算顺利穿越了这段路程, 前方视野中渐渐显现高原开阔的景象, 溪流两侧已有零星白色的毡房冒隐隐 的炊烟。
翻过几道山丘,一片整洁的 建筑坐落山前,大院门口有三位穿棉 军大衣、头戴棉军帽的解放军哨兵, 严阵伫立在门卫岗亭。
我手持边防通行证、身份证及单位介绍信递给哨兵, 两位哨兵接过证件仔细看了片刻后说: “你等会,我们要向连长汇报。”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能否 通过的消息,心里一边想,如果真的 不让过去,那可惨了,往返行程近4,000 公里,耗用这么多时间却无功而返。
“我们连长叫你进去呢。”哨兵对站 在警戒线外的我大声说。
走进连队大 楼前厅,一位中等身材、肤色黝黑, 面带微笑的小伙子握手相迎:“欢迎, 欢迎,你辛苦了!”
没想到他就是这 个边防连的南连长,了解我到玉奇塔 什的目的后说:“你打算住在哪里? 有熟悉的牧民么?”
我摇过头后对南 连长说:“我带了帐篷。”
“这么冷 的天气住在露天会感冒的,这里海拔 高,得了感冒可不是件好事,你就住 在连里的招待所吧。”
不一会儿,南 连长领着一位战士走进我住的房间, 向我介绍:“这是我们连里的摄影宣传干事小吴,明早让他给你引路,顺便也可以和你学习一些摄影知识。”
翌晨 7 点,我和小吴驶出营房, 向玉奇塔什草原进发。根据小吴指示 的方向,沿一条山涧旁的牧道逆水向 西北方向行驶,行驶不到 3 公里离开 河道,向山上攀行,小吴说:“玉奇 塔什草原中有四处牧民居住较为集中 的地方,几乎都是柯尔克孜族。”
顺 盘山道继续向上行驶,天色大亮,7 月 的玉奇塔什草原经昨夜的一场小雪披 上了银装。
忽然发现,车身左边一块 山间盆地中有几十顶白色的毡房徐徐 冒青色的炊烟,毡房四周到处是游动 的牲畜,银色的地面中融化过后显现 一个个饼图案,绽放绿色的生机。整个毡房群体背依在褐红色陡峭的崖壁 下,崖壁上方是忽隐忽现的雪山,这 是我在高原中从未遇见过的自然与人共处的美丽景色。
在一处视野开阔、相对较为平缓 的坡面下车。
我支起相机,一直拍到 羊群、牛群离开毡房,炊烟停止,带着愉悦的心情又驻足在玉奇塔什草原 最北头的牧民聚集地,还未下车,顷 刻间,片状的雪花飞泻而下,雪越下 越大,雾气瞬间笼罩毡房,足足持续 20 分钟。
回到车里,回放一帧帧雪中 拍摄的图片,老天爷真是给了好大的面子,眷顾我这位远道而来的摄影人。
天空中的阴云开始快速游动,几 位柯尔克孜族小伙子热情地邀请我去 他们的毡房吃饭。
这时又过来一位叫 艾沙的中年柯尔克孜族男子,他得知我到此拍摄的意图后,向我述说玉奇 塔什的基本情况:这里平均海拔在3,000 米以上,一般草高 15 厘米左右,草质 良好,产量高,覆盖度达八成。我想 起那“三个石头”,于是向艾沙询问 玉奇塔什名字的来历,艾沙指着远方 三个高耸入云的雪峰说:“很多牧民 都认为这三座雪峰代表玉奇塔什。” 又指向右边一条地质构造带上的九个 像“皇冠”的山说:“也有牧民认为 这九座皇冠山就是玉奇塔什。”
本来我计划在这里拍上 2 天便可, 最终拍了 8 天还不过瘾。
几天以来, 许多牧民都已和我混熟,他们见到我, 总是笑说:“亚克西吗!”(柯尔克 孜族语问好的意思),还有几位好客的牧民邀请我去他家喝马奶。
中午饿 了,就把汽车开到溪流上游一处较为 安静的地方,支起灶具,用高压锅蒸 米饭,羊肉炒白菜。饭后躺在防潮垫 上,在溪流哗啦和鸟鸣声中睡一觉。
8 天拍摄的时光很快过去,玉奇塔什草 原特有的高原风光、热情好客的柯尔 克孜族牧民,以及浓郁的高山草原风 俗文化,都令我留下难忘的回忆。
航空
新加坡→新疆乌鲁木齐
从新加坡飞往乌鲁木齐地窝堡 国 际 机 场, 可 选 择 南 方 航 空 (约 S$812 起),中途需转机 一次。
乌鲁木齐→喀什
可乘坐南方航空(约 S$71 起)、 乌鲁木齐航空(约 S$114 起)或火车前往喀什。
交通
玉奇塔什是边防禁区,交通不便,最好委托距玉奇塔什草原最近的旅行社代办喀什接机,沿途食宿及全程服务,价格面议。
气候
玉奇塔什草原属高原地区,气候 多变,最好携带加厚外套。
照片 :郝沛  / 文字 :郝沛 / 编辑:C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