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1:三头六臂

随遇而安1:三头六臂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台湾设计师李明道的作品,也是2011年设计大展的吉祥物。三个头,六只手臂的趣味造型,象征设计师必须有三头六臂才能解决问题。
那是一次公干出差,细雨连绵的台北,紧紧跟在工作人员身边聆听讲解。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拿着纸笔记录重点,一手还要握着相机拍照……恨不得能多长几只手出来,走到设计馆门口突然看到这尊作品,暗暗觉得好笑,却又是如此的感同身受。
艺术反映生活,何其真实。不只是设计师,这年头哪个角色,不要求身兼多职?
公务出差忙忙碌碌,工作所需,自是无话可说。然而即便是休闲旅游,经常也看到类似的场景。
一群朋友一起外出游玩,抵达后马上拿出手机相机,各个角落积极取景,甚至伸出长长的自拍棒,360度连人带景全部摄入镜头。坐在餐厅里菜肴上桌,一台台手机轮流拍了一轮,才轮到嘴巴真正享用。拍完了照片拍视频,拍够了各种素材,还要运用手机程序编辑裁剪,加上文字说明,再到有wifi的热点寻找讯号最强的角落发布上网,才算大功告成。
有时候看到大家如此营营役役,闲着不滑手机的我,显得很不“敬业”。
曾几何时,旅游玩乐的悠闲时光,变得像工作一样,如此的复杂忙碌。
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去哪里、做什么,都必须上网有图为证,才算对“读者”(乡亲父老/姨妈姑姐)有个交代。有朋友到了每个地点,都要寻找合适角度做个跳跃动作拍照留念。有朋友去到每个国家,都带着布娃娃随行,一路为它拍下到此一游照片。
而我的台北之行,行程的其中一个主题更是寻访最适合instagram的地点。大势所趋,还能抗拒潮流吗?
我没有三头六臂,实际上,双手用来写字记录,一手握着记事簿,一手拿笔。雨伞打开时是夹在颈肩之间,收起时挂在手臂。相机特别挑选可以挂在胸前的款式,有需要时可单手拍摄。双手早已不敷使用,但形势所逼还是有办法腾出空挡,举起手机与可爱的“三头六臂”来个self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