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棒的工作

撰文:Bear
前空少。原想在末日前看看这个世界,没想到末日没有来。
我记得网络上曾一度出现“世上最棒工作”的招聘活动,应征成功者可获类似钱多事少、玩乐多于思考的工作,奈何名额有限,很多人都只有望门兴叹的份儿。若仔细想想,空服员的工作也确实不赖。犹记得当年开始飞行前的基础训练班课程,一些资深学长和学姐回来分享有关这份工作的奥妙。有什么职业是不需要带工作回家的?空服员是其中一项。所谓江湖恩怨江湖了,飞机上也一样(除非涉及重大事故)。离开飞机后,空服员或是好好在外地放松,或是在家好好休息,真的是把工作抛到九霄云外。
另外一项好处是,免费星级住宿,以及到各地旅游的机会。当我们“走路”到纽约,又或在飞机上工作至抵达其他城市后,等待我们的是酒店大床;还有就是隔天醒来,可以出现在不同城市,品尝不同的美食,观赏不同的美景。朋友笑说,虽然说得那么棒怎么好这么妙,空服员充其量也只是世界上次佳的工作,那么最佳的工作是什么呢?他说是飞机师,因为比起空服员,飞机师更多时候是坐着的呀!

空中宅女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很多人对空服员的刻板印象不免是:“好好玩喔!”、“一定过的很精彩!”、“可以认识不少有钱人吧?”、“以后一定嫁入豪门。”殊不知大多数的空姐空少其实都很宅,至少我的圈子是如此,大概是物以类聚吧。当然也有逛街、喝下午茶的时候,但假日时,基于赖床功夫了得的缘故,赖个五小时是没问题的,然后赶在最后一线阳光消失前,昏昏沉沉的起床,煮餐简单的或点外卖,看剧或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是我的下饭小菜,就这样直到清晨五点,然后重复。
因为平时飞来飞去,身体其实一直承受着时差的副作用,所以没工作时,时间都奉献给了睡眠,醒着的时候又猛打呵欠,这很明显是身体缺氧的表现。我打呵欠的程度应该算是蛮严重的,曾经有别的空姐叫我干脆抱着飞机上的氧气筒猛吸。长假回到老家也是一逮到机会就趴床,一开始还以为只是自己生性懒惰,聊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同事们也有相同的问题。当空姐前还在家里蹭饭的时候,我妈看我过午还未起床,说什么都会用尽全力把我拖下床。但是开始了空姐生涯以后,常年在外,即使什么都不说,家人也明白我们的辛劳,我妈也就让我睡到天昏地暗了。所以呀,成天宅在家里,连家门都出不了,又怎么嫁入豪门呢?

航空数学题

撰写:Bear
资深同事服务约满20周年,公司除了特别颁发奖励金,也特别设宴慰劳这批服务领域的老臣子,肯定他们岁月的奉献。我的服务合约也于今年一月满五年周期,在这特别时刻,我想做个有趣的统计。
如以每个月平均7趟航班计算,我已经飞了420趟航班;当每趟航班有15个组员,我曾和6,300名组员共事,扣除当中5%再次相遇,大约有5,985个我进入航空服务业后才认识的新名字。这样说来我曾经和6,000个陌生脸孔打交道,这还不包括乘客的嘴脸。
假设每趟航班有大约250名乘客,我曾经说了将近10万5千次“嗨,你好、早午安、再见”,送上10万次的飞机餐、泡上10万杯的咖啡或奶茶。我可以告诉你哪座城市机场准备的飞机餐好吃,然后凭色泽告诉你这杯茶到底好不好喝。
这些数字看似无聊的统计,实际上隐藏意义重大的大数据。譬如说我曾被讯问飞机上有多少窗口,有多少排椅子。你以为询问的人在刁难你,殊不知对于在漆黑中逃生的人来说,这些可以看见的亮点以及逃生触摸的椅子,可以计算自己和逃生门之间的距离。原来数字的背后,是协助逃生的密码。
数字只是符号,重要的是人们赋予的意义。正如一名已经退役的老前辈说,飞行精彩与否不在于年份的数字,而在于经历了多少人事物。人生不是如此吗?人生不在于你活了多少年,而在于活着是否精彩。

握紧的手就别放开

撰写:Tallibeth
“空中飞人”的经历让我对周遭的人多了一份理解,以前还停留在“我的村姑时代”的时候,不知道原来体质过敏的人还真不少,就像我从来不知道患有某种程度飞行恐惧症的人,原来登机后会泪流不止。不是哭,感觉比较像是水龙头关不上,水一直流的状态,他们脸上未必会有太多表情。
一次大夜班,乱流频繁,飞机颠簸。一位女乘客花容失色的不断询问我情况,恨不得马上越过乱流区。乱流对空服员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虽然那晚的确是强烈了些,有的乘客已开始念阿门、南无阿弥陀佛了。
“我们会死吗?”她紧抓着我的手问道。飞机剧烈摇晃,我蹲在她座位旁,从容的说:“当然不会!这航班常这样,别担心!”必须淡定,不然会影响乘客的情绪。虽说我的冷静也并非做戏,毕竟还蛮喜欢乱流的感觉,看来天生就注定吃这行饭。她的眼泪开始像瀑布般流下来,飞机这时已经摇晃到连半蹲在地上也不行了,她紧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也走不了。还好是在头等舱,她座位正前方是个桌子,于是我就爬到桌子底下,继续握住她的手。啊,又一个平凡的夜晚。

楼下的乘客

撰文:Tallibeth
我以前任职的航空公司,A380 巨无霸空中巴士的底层为经济舱,上一层则是头等及商务舱。前方阶梯直达头等舱的两个豪华浴室,后方较小的螺旋梯直通商务舱厨房。经济舱的客人经常会徘徊于这两个楼梯口,想到上面一探究竟。
一般上,乘客的活动仅限于各自的舱等,越舱是不被允许的,很多人因为不了解,觉得是一种歧视。其实,这只是为了确保乘客们能公平享有各自舱等的设备。试问,如果你买了商务舱的机票,随却发现其它舱等的乘客,持续霸占商务舱的卫生间,导致本舱客人无法使用,任谁也不会开心的吧甚至还有乘客要求免费升等,真的不是组员们不愿意为您办,在某些航空,这可是会招来内部处分的,空姐空少也仅仅是打工仔,请别为难我们。
当然,如果我是乘客,肯定也会好奇,那两个神秘的阶梯,到底通往什么样的世界?只是,好奇归好奇,有的乘客完全不听组员的劝阻,一见四下无人,就不顾一切狂奔上楼,然后迅速把自己反锁在浴室内,离开时地上湿答答的,纸巾还乱丢。虽然在天上飞,脚不踩在地上,公德心还是要有啊。

 

cheap oakleys sunglasses
Wholesale NFL Jerseys
cheap jordan
Wholesale China Jerseys
phím

记一趟班机

撰文:Bear
空少。原想在末日前看看这个世界,没想到末日没有来。
在一趟原想换掉的巴厘岛来回航班上,遇到两个月前在飞机引擎失火航班中执行任务的乘务长,刚巧和他共处同一橱房工作。
起飞前,因为巴厘岛机场因跑道维修工作而临时关闭一小时,我们需待在停机坪延迟起飞,直至另行通知。还好后来跑道修好了,我们起飞了,还在拥挤的渡假岛领空顺利降落。
乘务长说:“有我的班机,好事多磨!”第一程航班顺利完成,第二程航班我们必须面对在机场等待多时的乘客,他们有人饥饿、有人疲惫,情绪复杂。
因为班机延误而错失下一趟航班的愤怒乘客,固然难以应付,而更难应付的是愤怒的天空。回到新加坡之时,雷震子在放电,风云雄霸天下。飞机迎著强劲逆风下降,左晃右摆摇摇欲坠。
我坐在乘务员席位,牢牢抓住椅垫。好在机长和副机师先生高超驾驶技术,飞机平安降落,乘客鼓掌赞好。安全着陆后,雷电交加,狂风暴雨落下,真不敢想像迟一秒的结局。
乘务长说:“今年祸不单行,我还以为有我这颗倒楣之星在班机,一定有事发生!”
我对他说:“有我这颗幸运之星在班机,一定没事发生!”

cheap oakleys
fake ray bans
oakley outlet
hockey jerseys

будут

附带说明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厕所怎么用?这问题很荒谬吧。但你知道吗?你我生活中被视为理所当然的设备,在极为贫困的国家则是一种奢侈。他们对厕所的认知,或许还停留在“茅坑”的年代,电影 Slumdog Millionaire里就有类似的情节。
同事间常传出某个特定航班的奇遇记,故事都围绕着飞机上的厕所,尤其机上的设施与地面上的操作有异,连部分发达国家的乘客,也经常找不到冲水键,或因为不知道垃圾槽在哪,而把用过的纸巾塞入各种缝隙。
那班让空服员却步的航线,按出发时间而定,分为外站停留与无停留两种,若无停留,飞行时数长,且坐满了离乡背井的劳工,很多是生平第一次搭飞机,对机上的设备不熟悉。曾有同事打开厕所门,见到的竟是“夜来香”构成的“壁画”,更别提扑鼻而来的4D特效了。
有同事想出了对策,幸运的话,将厕所的使用方法告知其中一人,他便会把讯息传达给同乡。尽管如此,还是会发生“遍地黄金”以及关闭的马桶盖上“镶金”的窘况。虽然有过类似经历,各种国骂都会涌上舌头,但也必须提醒自己,不是所有人都在相同的环境下生长,好比我第一次用日本免治马桶时,被水柱喷脸,还搞得一地是水。

 

 

 

fake oakleys

custom jerseys

pratique

各自去修行

撰文:Bear
空少。原想在末日前看看这个世界,没想到末日没有来。
第一次接触OTOT这词,还以为成为飞行人员,肌肉必须发达强壮,才能胜任高空一职,其实不然。 OTOT指的是Own Time Own Target,也就是到了外站,各自修行。
有个飞行老友告诉我说,飞了几年,他最爱OTOT,原因无他,只因白饭青菜各有所爱。到了外站,有人爱shopping,有人爱sightseeing,有人爱sleeping。 要集合大伙,在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难。约好这个时间,有人突然不见,还有些突然生变。最好就是根据自己的时间表,到自己喜欢的地标,完成自己的目标。
听一些老鸟说,以前最好。菜鸟到站休息,需根据组员名单,一个房号接一个房号去,好像电话呼叫服务,召集大家,一同出游。谁叫以前科技不发达,却也拉近组员距离。当下流行WTF,whatsapp、twitter和facebook,入住酒店立马和爱人家人亲人联系。至於那些才共事不久的同事,下一回合才相见吧,毕竟私人时间宝贵,山水还是有相逢。 别羡慕空服员生活,因为只不过是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而已。

Cheap Oakleys
cheap oakleys

custom jerseys
Deem’s

好奇心杀死休息室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空服人员的休息室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是个极其神秘的地方,是仅次于驾驶舱外,乘客们的禁地。在飞超级长班 (ultra long-haul flight),即是11小时以上的航班,空服员必须要有一定时数的“卧躺”休息时间,以确保空服员的精神状况有利于飞行安全。
客机的型号、出产的公司、所属的航空公司,都是决定休息室设计和格局的关键。我以前的旧东家就有三种不同类型的休息室,我永远忘不了其中一个超微妙的设计。这个休息室位于经济舱的下方,通往那个秘密空间的门长得和机舱内厕所的门没两样,只是多了一道密码锁。有些乘客甚至还以为那是通往行李托运舱的任意门,好让他们能够取回放在行李箱的奶瓶或牙刷之类等物品。我只能说,飞机的构造真的不像你家,走个楼梯就能从二楼走到一楼。
每每睡在那里,我都会听到流水或滴水声,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位维修大哥这地方到底怎么了?原来我们的休息室就在整架飞机的废水槽隔壁!也就是说我们和飞机的化粪池睡在一起!万一废水槽有什么纰漏,睡梦中的我们大概会被活埋吧!都说好奇心杀死猫了。对不起,技术大哥。我不该问的,我知道错了。

我来自马来西亚

撰文:Bear
空少。原想在末日前看看这个世界,没想到末日没有来。
这份飞行工作,可让我到全球各个角落,和散佈在各地工作的朋友见面叙旧,聊生活近况。
除了看看他们生活是否别来无恙,也听听他们在当地奋斗的故事,有人前风光的一面,有人后心酸的另一面。这些拿着马来西亚护照的无脚小鸟是除却当地的旅游名胜外,另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是我当初决定飞行的原因。
他们除了可以用流利德文和侍应生点餐交谈,也用标准的日语和当地人交流意见,有一些则在一群竞争激烈的外国职场环境中,成为脱颖而出的南洋华裔面孔。他们当中这一路走来,远离了家园,独自在外头闯荡,经历了不少苦头。
对于栽培自己的家国,他们内心深处的希望是今日我为你感到骄傲,他日你为我觉得光荣。

ray bans sale
cheap china jerseys
ray ban outlet
Cheap NFL Jerseys
Cheap Oakleys
bằ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