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柔佛 | 游走麻坡百年老街

马来西亚柔佛 | 游走麻坡百年老街

麻河悠悠流水在眼前流淌,在出海口的城市里走在老街区,走过百年岁月,这座城市未曾凋零,而是不断地转化,跟随当地青年组织的导览团队,我们看见这个麻坡新世代注入的活力与传承。

麻坡Muar位于柔佛北部河口,历史久远,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至15世纪。以战前建筑与美食闻名的小城,因建筑的多元性与在地性,让许多建筑学家到此考察。放眼望去没有高耸建筑,也没有大型商城,让人少了份窘迫,多了点自在。

说起麻坡,当然要从麻河河口南边的这一块土地开始说起。在1967年麻坡桥落成之前,要往来两岸的方法就是在这里乘搭渡轮横跨麻坡河。短短的距离每趟航程需要30分钟,遇到交通繁忙的时节,有许多人聚集在河岸的这一边长达数天。不难想象当时候这是一座因为麻河而热闹的城镇。

走过市区的百年风华

这一次跟随两位地道麻坡人苏凯达与杜进庭在自己家乡创办了麻驿旅游资讯站,他们位于老街区的店面就是旅人途经麻坡的驿站。想要认识麻坡,这里是最好的起点。

从历史、移民、籍贯、文化、行业、到美食,他们所带领的导览,让我们来一趟时光之旅。

从城市规划说起,市区的街道是由井然有序的棋盘方格状马路组成,最靠近麻河的Jalan Maharini,当地人称之为“大马路”,聚集于此的华族移民以潮州人为主,从潮汕方言称呼男性为“打捕”已经能猜到他们主要的行业以打猎与捕鱼为主。“二马路” Jalan Abdullah 则是客家人聚集之处,在这主要可以找到布庄、眼镜店、药材、金店、洋货行。 “四马路” Jalan Ali 则是贪吃街所在,你能找到超过一甲子的古早味。

老建筑与古早味

保留不少战前建筑的市区,曾经经历过两次浩劫,第一次是1914年的一场大火,第二次是日据时代曾遭到战争无情摧毁,但现存建筑中最早仍然可以追溯到1909年。

我们来到三马路与Yahya街(香蕉街)交界处的华南茶餐室,导览员指向这标着1917年的建筑,告诉我们那是流行于1860年代至1930年代的“海峡折中式”建筑。由墙面灰塑浮雕艺术、墙柱的特色说起那个年代,在西方世界求学回到家乡后的新一代,将西式的建筑装饰带回来,并加入了中式元素的瑞兽与花卉,而装饰得越是华丽就代表越富裕。

走进老字号茶餐室,点一碗远近驰名潮州风味的亚清粿汁与猪杂汤,浓浓粿汁与没有腥膻味的猪杂汤就是许多麻坡人开启一天的美味早餐。说到潮州人的美食,贪吃街上清幽米香口感绵密的阿德水粿,搭配菜脯咸香口口诱人,与一旁的炒得香气四溢的菜头粿都是让人赞不绝口的好滋味。再加上街尾的阿源面煎糕,就是致力于饮食文化研究的林金城先生在《知食份子》里所提及的麻坡“四大天王”了。

吃过早餐后,时光旅行继续前进,时间继续推移至30年代到60年代间战后流行的装置艺术(上海式)建筑,二马路上仍然保存着部分此风格建筑,招牌与生意类别直接嵌在墙上,但是放眼望去一街一色的粉刷计划,意外地破坏了老建筑的重要特点——石米墙。老建筑的保存一直以来都是一场速度之战,透过导览与推广不仅仅是让大家了解历史,更是提高旧建筑的保存意识。

我们的脚步暂时停在了二马路的华山传统咖啡店,这个以沙爹与起源于麻坡的马来面食Mee Bandung而闻名的咖啡店,马来人与华人一同经营已经有80年的历史,即使搬迁也不曾分开。这也是麻坡独有的经营生态,许多老店家都有着这样紧密的情感连结。

近年各大小镇十分盛行壁画作为旅游亮点,麻坡亦不例外。但在众多壁画中这一幅由麻属蔡氏济阳公所策划、著名画家陈龙秋制作的“渡轮码头”壁画最值得推荐,皆因它是依据一张具有历史意义的旧照片所画成。麻坡跨河桥建成前,彭亨河与麻坡河阻隔了北上的交通,渡轮是当时最重要的跨河工具,这幅壁画真实地记录着那个年代的样貌。GPS坐标:2.047389, 102.567190

麻驿旅游资讯站
由杜进庭与苏凯达创立的麻驿,是推荐家乡麻坡的旅游资讯站。想要借助导览、提供资讯,让更多人看到建筑、美食背后的人文美景,另外还有新兴的旅游体验——生蚝养殖与品味榴梿之旅。在这里还可以找到100%的麻坡制造的土产与手信!

活动推荐
麻坡老街导览 / 生蚝养殖场体验/ 榴梿品味之旅

麻驿
地址:29, Jln Haji Abu,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联系:+60 17 919 3088(杜进庭)/ +60 17 613 5359(苏凯达)

陈楚贤/文    黄净哲/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