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义乌红糖 “鸡毛换糖”的奇迹故事(二)

Traditional Brown Sugar Productions in Yiwu Part 02

义乌市义亭镇是义乌红糖的核心产区。红糖的口味、产量与甘蔗的品种和种植的优劣有着密切关系。初期当地甘蔗成熟早,产量低,含糖少,当地人直到1980年代才从四川、江西、广东引进不同的优良品种,最后则选定了来自广东的“粤糖”。粤糖品种亩产万斤,按照10%的出糖比例,可熬出红糖千斤。

文: 谢光辉     图片:谢光辉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2020 / ISSUE SEPTEMBER 文化行 《义乌红糖 “鸡毛换糖”的奇迹故事》

义亭西楼村的年轻人都出城打拼赚钱,仅剩下中老年人负责收割甘蔗的工作。

每逢立冬甘蔗收割前,义乌市义亭镇各村先要开会摇号,村民根据摇到的号,排出熬糖的日期。青绿色的甘蔗,约3米高,一丛丛密密麻麻,一望无际地被种植在镇里各角落。此青皮杆细的甘蔗,纤维硬,不太咬得动,含糖量却特别高,乃是专门用来榨汁熬糖的。镇里的村庄皆有熬糖作坊,一台榨甘蔗机、一台卧式炉灶,小的单排,大的双排,每排9口铁锅,由大而小,一字排开。其中的义亭西楼村便有8个生产队,现改称组,也以摇号来决定使用熬糖作坊的顺序。

熬糖作坊一股股白烟不断升腾,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味道。村民熬了糖就有了钱,准备过年。

齐来掘糖根

与中国其它地区农村相似,义亭西楼村的年轻人都出城去打拼赚钱,留守在村内的绝大多数都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和小孩。收割甘蔗的工作被当地人称之为“掘糖根”,男男女女一起有说有笑,像以前生产队的集体劳动。男人负责用锄头将甘蔗连根拔起,切掉梢头,梢头因含糖量低,留下做种;女人则刮掉甘蔗上的泥土,进行剥叶工作,再一捆捆将其扎牢。

被切下的甘蔗梢头经清理干净,村民随即在田头挖窖,挖窖挖出的土,堆在四面并筑成垄,底下则铺上甘蔗叶,上面甘蔗梢头一层层码好,喷药杀菌,防止鼠害及烂种,最后封土。来年惊蛰,开窖取出甘蔗并用刀切一尺长,取三四个芽,平卧育苗。春分至清明,单株移栽,接下来进行培土、追肥、浇水,等待甘蔗再次茁壮成长。

机器榨汁增效

古法制糖,最早有牛拉木车绞蔗汁,原理如同驴拉磨,费时费力且产量低。上世纪70年代才改为机器榨汁,效率高且出糖多,一直延续至今。熬糖是当地村民一年间最后的工作,熬了糖就有了钱,准备过年。因此,义亭镇最热闹的时期便是过年。一到腊月,在外地工作做生意的人络绎回家,家家户户吃着红糖制成的“年糖”,甜蜜喜庆,成为新年除旧岁的一种标志。

红糖可以做什么?

除了传统红糖之外,浙江义乌市内有许多人在糖浆中拌入炒好的花生米、核桃仁、小米,这样就成了价格翻倍的花生糖、核桃糖以及小米糖。小孩们也喜欢往甘蔗上淋满糖浆,长长一根擎在手中,像极冰糖葫芦。其中最传统的则是在糖浆中加入生姜末,做成生姜糖,甜中带辣,吃起来非但爽口,还可以预防感冒。据说,义乌早期做生意的,挑着货郎担,装了生姜糖,穿街走巷,摇着拨浪鼓,叫喊:鸡毛换糖!义乌国际小商品市场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2020 / ISSUE SEP《不丹 静谧桃源》。欲订阅此期刊,请点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Show More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