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美食 Food

幸福杯面 3分钟拯救饥饿

A cup of Noodle

幸福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简单。对于熬夜的学生、加班的上班族、粮食短缺的灾区而言,能用热水泡一泡,再等 3 分钟就可即食的“杯面”,应该是幸福发明再实际不过的例子。饥肠辘辘时,能够在短时间内吃到热腾腾的泡面,这样简单的幸福,真的很令人感恩。

图片:有关单位   文字:黄郁俞   整理:陈素彬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 2020 / ISSUE MARCH 饮食文化 《幸福杯面 3分钟拯救饥饿》

只要喜欢,就算吃一碗泡面也可以有满满的幸福滋味。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个“发明家”或许是你我小时候都有过的梦想,但发明家不是那么好当。每一样如今看来简单实用的发明品,都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和试验才摆得上台。今年3月过110岁冥诞的“杯面之父”安藤百福(原名吴百福),光是研发杯面就花了13年的时间,从48岁至61岁用尽心血,还一度引起肾脏及尿路疾病(血尿),最终才将快熟面改良成杯面。

最初,安藤百福是借由妻子安藤仁子的天妇罗得到“油热干燥法”的灵感,于1958年研发出第一块快熟面饼。虽然快熟面已是很伟大的发明,但是他认为若可以加强食用的方便性,就更无敌。快熟面诞生的同年,安藤成立了日清食品公司。他持续寻求突破,在一次前往美国考察时,看见采购人员将快熟面放到纸杯再用叉子食用,激发了“杯面”这一灵感,并在1971年成功推出“日清杯面”。不过杯面的热卖不如预期,若不是“联合赤军浅间山庄事件”,有电视台在直播时不小心拍到警务人员在吃杯面的一幕,有可能至今杯面还默默无名。

位于日本大阪的日清杯面博物馆内提供个人专属的客制化泡面,想添加什么全由自己做主,非常有纪念意义。 摄影:黄勇玮

当时的无心插柳,竟成了杯面的免费广告,不仅引起了日本民众的兴趣,接下来几年更是红遍大江南北。渐渐地市面上出现许多不同的牌子和口味,出奇制胜。世界上第一款快熟面和杯面都是鸡汤面,后来创意改良的种类,可就天马行空,抓也不抓住了。除了汤干皆宜,还有乌冬、粿条、米粉、粉条以及意大利面等,迎合各国饮食文化的口味,五花八门。发展到现在,难以想象当初杯面是那么不受落,但也算皇天不负安藤百福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不晓得他是不是坐过哆啦A梦的时光机穿越到未来,看过那些遇到灾难要囤货、露营没备齐锅碗、食材,或是出国总带着一两个杯面应急的场景呢?

杯面属于这个世界

举凡提到“发明”二字,总有一些争议。有资料指用“油热干燥法”让面保存期延长的方法,出自曾在清朝乾隆年间,于扬州担任知府、喜欢吃面的书法家伊秉绶之手。快熟面发明之争,也在安藤百福和张国文之间难辨真伪。

最有趣的是,由于杯面在世界上的高度普及,各国都出了富含当地特色的产品,以至每个国家都认为杯面是“他们的”。印尼有30%的人认为杯面是印尼发明的;而韩国有20%、中国有10%认为杯面是自家创造的产物。不是米其林,也没有星级,却被各国争抢发源地,杯面自成一格的饮食文化,真了不起。

最近很流行的“酸辣粉” 里头含数包调料,味道吃起来好像新鲜现煮的一样。 图片:淘宝网

人喜欢不断突破,各家杯面厂商不甘示弱借着现有的产品,纷纷展开新一轮的较量。从主料、配料到调料下功夫,同时希望能修正被归类为“垃圾食物”的杯面的营养问题,减少调料包中的盐分、味精、脂肪等。

1983年“满汉大餐”问世,其有肉有料的铝箔袋调料包,给人十足的新鲜感,升级版的杯面不再单调还比较健康。十多年前在台北旅游时,初尝满汉大餐,看着杯面里“真实的肉片”确实就被惊艳了。后来的杯面也就朝这个方向努力,像是最近火红的“食族人”系列,外包装就毫不掩饰写明有6个调料包,不再是普通的味精调味,味道的精准度变得越来越讲究。

网红杯面吃法,敢不敢试?

台上有杯面厂商在比拼,台下有吃货在搞怪。杯面的口味和调料包明明已经够多,但是尝鲜心态作祟,吃货们都认为杯面的可塑性还可以再提升一个层次。网络疯传的花式吃杯面分为正常版和恶趣版。特别推荐在杯面里加芝士或者用热牛奶泡海鲜口味杯面,这两种可谓登得上大雅之堂的杯面料理。如果你是一个不喜欢浪费食物的人,可以试着把最后剩下的汤汁倒入白米饭中,加个蛋和些许芝士然后烘烤一下,另一道“杯面芝士焗饭”就出炉了。

至于比较暗黑系的恶趣版吃法,就有肉骨茶口味加布丁(像豚骨拉面)、炸酱味加豆花(会变成麻酱口味),或是把干捞面用香肠面包夹着吃(日本著名的炒面面包)。想必这样的挑战只会越来越多,下一次肯定还有更不可思议的组合出现,教人期待杯面的未来。

文章摘选自《畅游行》杂志2020 / ISSUE MAR《北欧式幸福 挪威芬兰》。欲订阅此期刊,请点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Show More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