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欧菁仙对话:在地视角看巴黎

新加坡前艺人欧菁仙是深受观众喜爱的主持人。自 2018 年便到巴黎工作的她,对法国以及法国人的生活习惯可说是十分熟悉。配合 5 月号《畅游行》封面故事——巴黎,欧菁仙于 4 月 30 日特别抽空和《畅游行》谈谈她对法国日常的观察和体验,以及今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所见与感触。

T 畅游行 S 欧菁仙

T:目前的新冠疫情对你在巴黎的工作、生活有哪些影响?

S:现在欧洲是整个疫情的震中,法国已经采取措施禁闭,大家也不能够出门,餐馆和所有的娱乐中心都得暂时关闭。从 3 月 17 日到 5 月 11 日,总共会有两个月的禁闭,今天已经是第 45 天。我们这里的餐馆都不能够营业,只有少数餐馆可以外带,外带也必须通过 Delivery Service。

我目前是居家工作,觉得这样效率比较高,因为少了交通、打扮的时间,真的是一起床就直接工作。吃东西的话,因为是在家里,所以也很快。在公司会有很多很琐碎的事情,而居家工作就没有人来打扰你,也没有很多多余的会议要开。把工作的形式都去掉,能够完成的事情比较多。

T:和新加坡相比,在巴黎生活有哪些很特别的文化观察或体验呢?

S:新加坡工作竞争很激烈,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大家都野心勃勃,非常努力。做了100%还不够,公司会要求你 200%的付出,而我们就 300%的付出。很多时候我们会自己加班,很有野心地向前冲。大家都很用功,所以没有什么上班、下班时间,无事睡觉的时候都在想工作的事情,因为大家都很求上进嘛。

法国整个文化就没有这种野心,大家比较重视生活水平和生命的享受。这里的人一到下班时间就会准时下班,他们的个人权利是很重要的,不可以侵犯他们的个人时间、个人空间,也不可以借着工作的名义打扰对方。

可是新加坡完全相反,老板什么时候发简讯或者打电话给你,除非你是生命有危险还是危在旦夕,不然你一定要接那通电话,而且你还要马上反应,这样你反而会升职加薪。在法国,你这样子,人家会把你抓进疯人院吧。

T:在巴黎工作、生活,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S:当然是认识另一个民族的习俗和价值观。因为新加坡很小,我们只是熟悉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工作方式。到法国住了这两年多,就跟我以前住在日本六年一样,就是整个世界放大了,觉得自己是井底蛙,出来看世界,发现有各式各样的人,有各式各样的文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比如说在日本,我学到的一个很大的教训就是一定要准时。日本人对时间的观念抓得很紧,而且他们不只是准时。比如说我们约好 12 点见面,他们 11 点 45 分已经到达现场了。他们宁愿早到自己等,也不要让你等。对他们来说,迟到是很没有礼貌,很不尊重别人的一种作为。在日本,我学到的是时间方面的掌握。

法国是另一个极端,法国人就让你等一个小时,而且他们迟到了也不会道歉,好像很理所当然。你等他们也没有问题,就自己打发时间,看一本书,喝一杯咖啡。法国人的生活很平衡,工作重要归重要,但是工作之余他们也懂得享受,懂得逛博物馆,懂得和朋友、家人相聚,懂得好好坐下来吃一顿饭、看手机。我觉得这一点是蛮正面的,像我们亚洲人,尤其是新加坡人,工作到这种疯狂的状态,我觉得有些时候很不健康。

T:你在巴黎都自己做饭吗?在巴黎用餐一定都是包括前菜、主食、甜品的套餐吗?最喜欢当地哪一种美食?

S:我自己不会煮,所以我都是外食。有时候只是叫前菜和甜品,主食不吃,因为太多了;有时候就不吃前菜,只吃主食和甜品。总而言之,一定要有甜品。我们在这里都不去旅客常去的餐馆,因为不那么道地,而且比较昂贵,而且都是卖套餐。我都去自己熟悉的餐馆吃,因为比较传统跟道地。法国外食都是在餐馆吃,如果你要比较简单的进食,那就是在家准备简单的沙拉,因为法国没有小贩文化。我很喜欢法国烤鸭(Confit de Canard),可是那道菜不能常吃,因为很油腻。甜品方面我喜欢法式苹果挞(Tarte Tatin),这是传统的法国甜品,跟常见的苹果派很不一样。

T:2019年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请你分享一下当时的经历和感受。

S:刚好就是一年前的事情吧,看新闻的时候受到很大的震撼,火烧的画面让人难以置信。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在拍戏,后来发现是圣母院大火。那时候空中有很大的烟霾,笼罩整个天空,空气受到很大的影响。再加上那一整个晚上救护车、警察车的警报声源源不断,场面很混乱。我们就待在家里,一直关注新闻,越看新闻就越感到心痛。

大家都觉得很遗憾,因为我们前不久才去圣母院看了一场灯光秀。那是一场很浪漫、很庞大的灯光秀,灯光反射在圣母院的外观,在夜晚的时候跟着音乐和剧情展现圣母院的历史、魅力和宏伟。谁知道一看到火灾的片段,800年的历史就这样被烧掉了。当然,我觉得不只是法国人,就是世界各地曾经来过圣母院,或是想要来圣母院的人都会觉得很可惜。

T:请推荐一些鲜为人知的私房景点或玩法。

S:我自己有几条常走的小路,不是在旅游书可以看得到的,是自己发掘出来的Back Street。比如坐落在第五区的圣女日南斐法图书馆(Bibliothèque SainteGeneviève),还有周围的小径。你会经过先贤祠(Place du Panthéon),那里很charming,也有很多小咖啡座让你静静地看书。此外,Rue Férou是第六区的文学小巷,16区的Jardindu Ranelagh和附近的Musee Marmottan Monet也很值得一去。而第11区的The Hood Paris有我最爱的海南鸡饭和辣沙!

T: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或展望吗?

S:这次疫情影响太深刻了,在家里这45天让我对人生、事业、家人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之前觉得很重要的事情,现在都觉得不重要了。解禁之后,我会重新调整工作和工作的目的,接下来我想做一些能够帮助新加坡的外籍劳工还有低收入家庭Lower Income Families)的事情。这一次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过往的自己可能太自我了,凡是都是为了自己努力。我想我都这么大了,又加上一些事情发生,接下来的有生之年要为社会付出,尤其是对于那些更需要我们帮助的朋友和家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进行访问当天,新加坡、马来西亚、巴黎等地都还处在行动管制当中。如今步入5月,喜闻各地已经逐渐松绑,或是赶在恢复的路上。特别感谢欧菁仙抽空接受《畅游行》访问,和我们分享了许多她在巴黎的见闻和感悟,让我们得以看见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美丽城市。希望疫情赶快过去,欧菁仙能继续探索生活的精彩面向,巴黎也能再次展现她的多面魅力。

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畅游行》以行动支持防疫,5月份电子杂志开放全民免费在线阅读。请点击此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