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6:偶遇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小小食界

周末下午从市区开车回家,必经的实龙岗路大塞车。原来是大宝森节,右边封了一整条车道。警察、信徒、工作人员四处走动,交通紊乱,想尽办法要挤到左边车道绕路而行,车子却是一辆紧贴一辆,没有人愿意让路。
只好放松心情,跟着长长车阵寸寸前进。告诉自己,反正是周末,就当作坐车“吃风”。
沿着最右车道龟速前行,旁边就是封路的车道,游行队伍一队队迎面而来。参与的信徒针刺皮肤,背负着Kavadi枷锁,有些扛着针座,有些顶在头上,走走停停手舞足蹈,身边跟着亲友家人,一起赤脚前进,打气支持。
土生土长于新加坡,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大宝森节的游行队伍。热闹缤纷的场面很快把人深深吸引。索性拉下车窗,让周边的声响、气味、温度涌入车厢一路同行。把原本已经很慢的车速放得更慢,举起手机伸出窗外拍摄录像。
数分钟前还在归心似箭,如今却恨不得遇到更多红灯,有更多机会停下来慢慢观赏拍摄。原本“遇到大塞车”的烦躁心态,转念变成“遇到千载难逢场面”的庆幸。
我对各民族的传统节庆、宗教仪式向来很感兴趣,这么多年一直也想着找一天要好好看看印度人的大宝森节,但大宝森节到底在哪一天,总是要等到事后看到报章报道才知道。即便是某些年在街上有机会遇到,也因为天气太热、人太多走不过去、无处停车等种种理由或者借口,未曾接近。
换成是在其他国家旅游,遇到如此规模的当地节庆,说什么也会想办法挤到前端看个究竟。但不知为何,身在自己的国度,总是惯性地收起旅游心情。
总是认为手头上还有很多其他正事要办,穿街走巷游玩的闲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那一天如果成功地绕路而行,就能够更顺利到家,也许能为自己省下半小时的车程,却也就错过了这段难得的经验。开车的人,习惯性猛踩油门,要以最快速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但最快是多快,抵达以后又如何?而闲事可以留待以后,以后却又是什么时候?
稍微的调整心情,稍微的放慢脚步,旅游不需要走得太远,精彩就在下一个转角。

随遇而安5: 重游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小小食界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7994 ray bans sale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

从台北市区坐车直驱阳明山,第一站来到小油坑。穿过有如迷宫一样的箭竹林步道,登临高处,眼前豁然开朗。小油坑蒸汽腾升,空气中弥漫硫磺味道,后面是七星山、山间步道隐隐看到远足的游人。
在市区里忙了两天终于得以投身大自然,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心情特别愉快。尤其是来到阳明山。多年来无数次到访,有时是公务出差,有时是亲友结伴,一次次回忆交叠沉淀,无比的温馨亲切。
紧跟在导游身边聆听讲解,认真拍照,记下此刻的美好。
行程一路走下去,有一天导游突然问我:“原来你不是第一次上阳明山,但你为何表现得像初次到访?”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知道所有的旧地重游,对我来说都可以是恍如初见。虽然是同样的地点,但每一次的出游各有不同的旅伴,不同的玩法。春天有杜鹃,秋季有芒草;晴天灿烂,雨天凄迷;每一次的景色与心情,都不可能在下一次重现。
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与重逢,人与地方之间也有特定的缘分。每一次的特意走访或是不经意间的路过,都是一种缘分,也特别值得珍惜。拍照、录像、提笔记录,或者默默地记在心中。让每一次的出游,都有如第一次的新奇,也有如最后一次的珍重。
人在旅途不只是空间上的转移,也是时间上的前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次的到访都是此生唯一,因为空间可以重返,时间点却永远不可能再现。
有亲友家人散居异地时,感受尤其深刻。每隔一段日子到台湾探望长辈,眼看着大家的皱纹又多了几条,头发又白了一些,到最后,长辈人数越来越少,慢慢也轮到同辈……
人事已非,景色又怎会依旧?坐在同一辆大车里结伴出游、同一家餐厅里的围桌欢聚,合照里的欢乐场面转瞬已定格在记忆深处,他日再有机会重游,此情此景不再。
数年前到美国探望哥哥一家,旧地重游的加州,第一次有了小侄女参与,而有完全不同的视角。临别时抱一抱她说一声改天再见,心里也深深意识到,再见已是若干年后,少女亭亭玉立,再也见不到4岁的她。旧地还能重游,加州阳光下的童稚笑语、倘徉着儿歌的公路旅游,永不复返。

16

随遇而安4:藜麦种植者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img oakley sunglasses class=”size-full wp-image-7987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NBA Jerseys Cheap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800w, cheap ray bans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fake ray bans 100vw, aufs 800px” />

那一天驱车行驶在安第斯高原上,阳光猛烈,空气稀薄,土褐色的大地光秃秃一片,以为尽是大片荒地,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收割的藜麦(quinoa)田地,昏昏欲睡的伙伴们顿时精神振奋!
对着窗外的大片田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以至于司机必须停下车来,让我们这群城市佬兴高采烈地下车。
田里的成人正忙着干活,小朋友好奇地走过来,不解一大群远方来客到底兴奋个什么。
一大片藜麦地是当地最寻常不过的景观,却是国际餐饮界当红的超级食材。
藜麦原产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是印加土著居民的主要传统食物,已有5000年以上的种植历史,近代被重新发现,列为10大健康营养食品之一,身价节节上升,名气日趋响亮。
让人慨叹的是,随着藜麦价格的高涨,当地农人纷纷改吃其他粮食,而把自家收割的藜麦出售。“超级食材”在国际上发挥了超级作用,在原产地的餐桌上却已日趋稀少……
外地人对藜麦的好奇,当地农人或许已习以为常。一群人举起手机、相机,绕着农田到处拍照,农夫们头也不抬,弯着腰继续工作,维持着同样的速度与节奏,一排接一排以镰刀收割着金黄色的藜麦。
丰收的粮食有动人的美感,脑中浮现起梵谷的作品。《马铃薯种植者》、《持镰刀除草的男孩》,活生生在我眼前出现。只不过,地点换成了秘鲁,农作物换成了藜麦。不期然又想起另一幅相关的名画《吃马铃薯的人》。画家白天看到农家在种马铃薯,晚上又看到他们在自家餐桌上吃马铃薯,昏暗的灯光下表现出农家的自食其力,以及刻苦生活。
回到秘鲁高原,藜麦种植者,白天看到收割的画面,晚上是否也能吃到藜麦?又或者,藜麦被当作经济作物,自家餐桌上只能有最简单的马铃薯?
餐饮界推崇的“从菜园到餐桌”,世世代代在这里身体力行,直到近代形成流行趋势,反而剥夺了产地的食材——从菜园到餐桌,是谁的菜园,到谁的餐桌?
土黄色的藜麦在烈日下闪耀金光,饱含生命的力量。小小插曲成为旅途中难忘的一幕。从此餐桌上每逢看到以藜麦入菜,听到师傅侃侃谈论藜麦的神奇效益,我都会想起那个上午那片农田,小男孩眼中暖洋洋金色的光。

随遇而安2:保持连线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6349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fake oakleys />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6350 aligncenter" cheap jordans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hockey jerseys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300×225.jpg 300w, Hacked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

互联网时代,酒店必须提供wifi,而且还要确保速度与覆盖率令人满意,才称得上是提供完善服务。不只是酒店,火车、游轮,甚至飞机上,如今也都尽量提供网络服务,满足客人的需求。
出门旅游,选择目的地与住宿点时,能不能上网也成为考虑因素。每天至少要有一段时间保持连线,已成为现代生活的常态。
反过来想,要借着旅游而短暂逃离,也变得越来越难了。
很多时候,旅游只是为了离开,名副其实的getaway。不是真的想去哪里,只是想要离开原地。躲避让人喘不过气的生活、所有喜欢与不喜欢的人事物,投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环境,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完完全全的放空隔离。
然而今时今日,只要连得上wifi,就不可能真正的switch Cheap china Jerseys off。再怎么美好的假期,邮箱里每天涌入的一条条讯息,总不能置之不理。闲来翻一翻FB,朋友家人都在忙什么玩什么,小小岛国的雾霾、暴雨、塞车,远在他方的细碎小事,随时都把你拉回那个好不容易终于逃离的环境。
还记得20多年前第一次去马尔代夫,度假村的房间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话,也没有报纸,刻意让住客把所有琐事杂念都抛诸脑后,全心全意地投身于蓝天碧水。两年前旧地重游,再次登陆与世隔绝的度假岛屿,一进入房间网络已自动连接,连密码都不需输入,高效快速。开心地把度假照片发布上网,朋友们纷纷按赞,仿佛从来都没有离开。
网络发达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性,可以有灵活工作时间,可以远距离办公。然而自由的前提是去到哪里都必须随时联络得上,在网络空间里随时待命。
有一回去老挝公干,工作完成后还有半个下午的时间,琢磨着该到哪里闲逛,同伴当中有人建议找一间wifi很强的咖啡馆“以便上网聊天”。这个说法听起来滑稽,却引来大家同声赞好。老挝网络信号偏弱,酒店里连线断断续续,大家憋了几天终于可以顺利上线,紧盯着屏幕运键如飞,吃喝拍照即时发布上网,对着屏幕互相点评按赞,你来我往。
上网聊天果然比面对面有趣得多。外面的世界再怎么精彩,哪比得上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

 

随遇而安1:三头六臂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台湾设计师李明道的作品,也是2011年设计大展的吉祥物。三个头,六只手臂的趣味造型,象征设计师必须有三头六臂才能解决问题。
那是一次公干出差,细雨连绵的台北,紧紧跟在工作人员身边聆听讲解。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拿着纸笔记录重点,一手还要握着相机拍照……恨不得能多长几只手出来,走到设计馆门口突然看到这尊作品,暗暗觉得好笑,却又是如此的感同身受。
艺术反映生活,何其真实。不只是设计师,这年头哪个角色,不要求身兼多职?
公务出差忙忙碌碌,工作所需,自是无话可说。然而即便是休闲旅游,经常也看到类似的场景。
一群朋友一起外出游玩,抵达后马上拿出手机相机,各个角落积极取景,甚至伸出长长的自拍棒,360度连人带景全部摄入镜头。坐在餐厅里菜肴上桌,一台台手机轮流拍了一轮,才轮到嘴巴真正享用。拍完了照片拍视频,拍够了各种素材,还要运用手机程序编辑裁剪,加上文字说明,再到有wifi的热点寻找讯号最强的角落发布上网,才算大功告成。
有时候看到大家如此营营役役,闲着不滑手机的我,显得很不“敬业”。
曾几何时,旅游玩乐的悠闲时光,变得像工作一样,如此的复杂忙碌。
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去哪里、做什么,都必须上网有图为证,才算对“读者”(乡亲父老/姨妈姑姐)有个交代。有朋友到了每个地点,都要寻找合适角度做个跳跃动作拍照留念。有朋友去到每个国家,都带着布娃娃随行,一路为它拍下到此一游照片。
而我的台北之行,行程的其中一个主题更是寻访最适合instagram的地点。大势所趋,还能抗拒潮流吗?
我没有三头六臂,实际上,双手用来写字记录,一手握着记事簿,一手拿笔。雨伞打开时是夹在颈肩之间,收起时挂在手臂。相机特别挑选可以挂在胸前的款式,有需要时可单手拍摄。双手早已不敷使用,但形势所逼还是有办法腾出空挡,举起手机与可爱的“三头六臂”来个self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