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的第一次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空服员的第一次飞行,犹如 “成人礼” 一般,经历了才算得上真正的展翅高飞。当然,这也视同行的组员而定 — 搞怪亲切抑或正经严肃。我自己的首航并无特别,只记得组员们都对我很好,且不吝于传授他们的飞行和处事心得。但有几次遇到初展翅的新人,同行的组员都忍不住捉弄他们。有时甚至连看似不苟言笑的机长也一起加入。
机长会一本正经的吩咐菜鸟,飞机上的空气必须进行采样及检验,以确保指数达标,这个任务极其重要,请他们务必要认真对待。于是,新人就拖着一个开着口的大塑料袋,在乘客登机前,绕场一周。无需事前沟通,老鸟们见状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上前询问之际,新人们会非常认真且有使命感的解释,随后把空气打包好,往飞行控制室里送。这时,机长也以一贯的扑克脸,告知菜鸟真相,啼笑皆非的情景可想而知。另一次,飞机即将降落,某位组员把稍微溶解的巧克力,涂抹在供应箱里取来的纸尿片,十足像宝宝屁屁制造的 “黑金”,然后把纸尿片放在菜鸟的座位上。在 35,000 英尺的高空,菜鸟的首航永远不会无聊,只因有着一群有趣的同事。

最棒的工作

撰文:Bear
前空少。原想在末日前看看这个世界,没想到末日没有来。
我记得网络上曾一度出现“世上最棒工作”的招聘活动,应征成功者可获类似钱多事少、玩乐多于思考的工作,奈何名额有限,很多人都只有望门兴叹的份儿。若仔细想想,空服员的工作也确实不赖。犹记得当年开始飞行前的基础训练班课程,一些资深学长和学姐回来分享有关这份工作的奥妙。有什么职业是不需要带工作回家的?空服员是其中一项。所谓江湖恩怨江湖了,飞机上也一样(除非涉及重大事故)。离开飞机后,空服员或是好好在外地放松,或是在家好好休息,真的是把工作抛到九霄云外。
另外一项好处是,免费星级住宿,以及到各地旅游的机会。当我们“走路”到纽约,又或在飞机上工作至抵达其他城市后,等待我们的是酒店大床;还有就是隔天醒来,可以出现在不同城市,品尝不同的美食,观赏不同的美景。朋友笑说,虽然说得那么棒怎么好这么妙,空服员充其量也只是世界上次佳的工作,那么最佳的工作是什么呢?他说是飞机师,因为比起空服员,飞机师更多时候是坐着的呀!

空中宅女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很多人对空服员的刻板印象不免是:“好好玩喔!”、“一定过的很精彩!”、“可以认识不少有钱人吧?”、“以后一定嫁入豪门。”殊不知大多数的空姐空少其实都很宅,至少我的圈子是如此,大概是物以类聚吧。当然也有逛街、喝下午茶的时候,但假日时,基于赖床功夫了得的缘故,赖个五小时是没问题的,然后赶在最后一线阳光消失前,昏昏沉沉的起床,煮餐简单的或点外卖,看剧或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是我的下饭小菜,就这样直到清晨五点,然后重复。
因为平时飞来飞去,身体其实一直承受着时差的副作用,所以没工作时,时间都奉献给了睡眠,醒着的时候又猛打呵欠,这很明显是身体缺氧的表现。我打呵欠的程度应该算是蛮严重的,曾经有别的空姐叫我干脆抱着飞机上的氧气筒猛吸。长假回到老家也是一逮到机会就趴床,一开始还以为只是自己生性懒惰,聊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同事们也有相同的问题。当空姐前还在家里蹭饭的时候,我妈看我过午还未起床,说什么都会用尽全力把我拖下床。但是开始了空姐生涯以后,常年在外,即使什么都不说,家人也明白我们的辛劳,我妈也就让我睡到天昏地暗了。所以呀,成天宅在家里,连家门都出不了,又怎么嫁入豪门呢?

那些飞行教我的事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当了 7.5 年的空服员,想当初的清涩老实,如今却能灵活面对各种难缠的客人以及奇葩同事,不再像以前一样照单全收,而是有任何不平都勇于发声了。
曾遇过一位空姐,由于刚被升上商务舱,所以我尽可能帮助她。那趟航班很忙碌,乘客不断喝酒,而我那天负责厨房,看到酒瓶要空了,都会主动替她开下一瓶。在厨房进进出出之间,她再次把空酒瓶递给我。我说,“你忙你的,这里交给我。” 她感激的向我道谢,说她不会开酒瓶,我还沉浸在同事之间相互帮忙的革命情绪里,她又接了一句,“而且我也不想弄坏我的指甲。” 那不像是玩笑话,听到这里,我的笑容僵住了。把酒瓶放在桌上,说,“你来开。” 她惊讶我的态度转变得如此突然,我开始皮笑肉不笑的训斥她,难道我们其他的组员就想有断掉的指甲吗?在商务舱服务,就应该学会这个舱等的技能,更何况那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任务。亲爱的,如果你以为空姐每天只需要化美美的妆,做好指甲跟乘客瞎哈拉,那你入错行了。身为邋遢型的空姐,其实我不是很介意自己指甲的状况,可是工作就应该要有工作时的认真,遇到这种只想靠着别人的努力蒙混过去的家伙,我也会适时发挥变脸的本领。

随遇而安6:偶遇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小小食界

周末下午从市区开车回家,必经的实龙岗路大塞车。原来是大宝森节,右边封了一整条车道。警察、信徒、工作人员四处走动,交通紊乱,想尽办法要挤到左边车道绕路而行,车子却是一辆紧贴一辆,没有人愿意让路。
只好放松心情,跟着长长车阵寸寸前进。告诉自己,反正是周末,就当作坐车“吃风”。
沿着最右车道龟速前行,旁边就是封路的车道,游行队伍一队队迎面而来。参与的信徒针刺皮肤,背负着Kavadi枷锁,有些扛着针座,有些顶在头上,走走停停手舞足蹈,身边跟着亲友家人,一起赤脚前进,打气支持。
土生土长于新加坡,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大宝森节的游行队伍。热闹缤纷的场面很快把人深深吸引。索性拉下车窗,让周边的声响、气味、温度涌入车厢一路同行。把原本已经很慢的车速放得更慢,举起手机伸出窗外拍摄录像。
数分钟前还在归心似箭,如今却恨不得遇到更多红灯,有更多机会停下来慢慢观赏拍摄。原本“遇到大塞车”的烦躁心态,转念变成“遇到千载难逢场面”的庆幸。
我对各民族的传统节庆、宗教仪式向来很感兴趣,这么多年一直也想着找一天要好好看看印度人的大宝森节,但大宝森节到底在哪一天,总是要等到事后看到报章报道才知道。即便是某些年在街上有机会遇到,也因为天气太热、人太多走不过去、无处停车等种种理由或者借口,未曾接近。
换成是在其他国家旅游,遇到如此规模的当地节庆,说什么也会想办法挤到前端看个究竟。但不知为何,身在自己的国度,总是惯性地收起旅游心情。
总是认为手头上还有很多其他正事要办,穿街走巷游玩的闲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那一天如果成功地绕路而行,就能够更顺利到家,也许能为自己省下半小时的车程,却也就错过了这段难得的经验。开车的人,习惯性猛踩油门,要以最快速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但最快是多快,抵达以后又如何?而闲事可以留待以后,以后却又是什么时候?
稍微的调整心情,稍微的放慢脚步,旅游不需要走得太远,精彩就在下一个转角。

随遇而安5: 重游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小小食界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7994 ray bans sale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9246197-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

从台北市区坐车直驱阳明山,第一站来到小油坑。穿过有如迷宫一样的箭竹林步道,登临高处,眼前豁然开朗。小油坑蒸汽腾升,空气中弥漫硫磺味道,后面是七星山、山间步道隐隐看到远足的游人。
在市区里忙了两天终于得以投身大自然,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心情特别愉快。尤其是来到阳明山。多年来无数次到访,有时是公务出差,有时是亲友结伴,一次次回忆交叠沉淀,无比的温馨亲切。
紧跟在导游身边聆听讲解,认真拍照,记下此刻的美好。
行程一路走下去,有一天导游突然问我:“原来你不是第一次上阳明山,但你为何表现得像初次到访?”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知道所有的旧地重游,对我来说都可以是恍如初见。虽然是同样的地点,但每一次的出游各有不同的旅伴,不同的玩法。春天有杜鹃,秋季有芒草;晴天灿烂,雨天凄迷;每一次的景色与心情,都不可能在下一次重现。
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与重逢,人与地方之间也有特定的缘分。每一次的特意走访或是不经意间的路过,都是一种缘分,也特别值得珍惜。拍照、录像、提笔记录,或者默默地记在心中。让每一次的出游,都有如第一次的新奇,也有如最后一次的珍重。
人在旅途不只是空间上的转移,也是时间上的前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次的到访都是此生唯一,因为空间可以重返,时间点却永远不可能再现。
有亲友家人散居异地时,感受尤其深刻。每隔一段日子到台湾探望长辈,眼看着大家的皱纹又多了几条,头发又白了一些,到最后,长辈人数越来越少,慢慢也轮到同辈……
人事已非,景色又怎会依旧?坐在同一辆大车里结伴出游、同一家餐厅里的围桌欢聚,合照里的欢乐场面转瞬已定格在记忆深处,他日再有机会重游,此情此景不再。
数年前到美国探望哥哥一家,旧地重游的加州,第一次有了小侄女参与,而有完全不同的视角。临别时抱一抱她说一声改天再见,心里也深深意识到,再见已是若干年后,少女亭亭玉立,再也见不到4岁的她。旧地还能重游,加州阳光下的童稚笑语、倘徉着儿歌的公路旅游,永不复返。

16

随遇而安4:藜麦种植者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img oakley sunglasses class=”size-full wp-image-7987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NBA Jerseys Cheap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800w, cheap ray bans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fake ray bans 100vw, aufs 800px” />

那一天驱车行驶在安第斯高原上,阳光猛烈,空气稀薄,土褐色的大地光秃秃一片,以为尽是大片荒地,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收割的藜麦(quinoa)田地,昏昏欲睡的伙伴们顿时精神振奋!
对着窗外的大片田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以至于司机必须停下车来,让我们这群城市佬兴高采烈地下车。
田里的成人正忙着干活,小朋友好奇地走过来,不解一大群远方来客到底兴奋个什么。
一大片藜麦地是当地最寻常不过的景观,却是国际餐饮界当红的超级食材。
藜麦原产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是印加土著居民的主要传统食物,已有5000年以上的种植历史,近代被重新发现,列为10大健康营养食品之一,身价节节上升,名气日趋响亮。
让人慨叹的是,随着藜麦价格的高涨,当地农人纷纷改吃其他粮食,而把自家收割的藜麦出售。“超级食材”在国际上发挥了超级作用,在原产地的餐桌上却已日趋稀少……
外地人对藜麦的好奇,当地农人或许已习以为常。一群人举起手机、相机,绕着农田到处拍照,农夫们头也不抬,弯着腰继续工作,维持着同样的速度与节奏,一排接一排以镰刀收割着金黄色的藜麦。
丰收的粮食有动人的美感,脑中浮现起梵谷的作品。《马铃薯种植者》、《持镰刀除草的男孩》,活生生在我眼前出现。只不过,地点换成了秘鲁,农作物换成了藜麦。不期然又想起另一幅相关的名画《吃马铃薯的人》。画家白天看到农家在种马铃薯,晚上又看到他们在自家餐桌上吃马铃薯,昏暗的灯光下表现出农家的自食其力,以及刻苦生活。
回到秘鲁高原,藜麦种植者,白天看到收割的画面,晚上是否也能吃到藜麦?又或者,藜麦被当作经济作物,自家餐桌上只能有最简单的马铃薯?
餐饮界推崇的“从菜园到餐桌”,世世代代在这里身体力行,直到近代形成流行趋势,反而剥夺了产地的食材——从菜园到餐桌,是谁的菜园,到谁的餐桌?
土黄色的藜麦在烈日下闪耀金光,饱含生命的力量。小小插曲成为旅途中难忘的一幕。从此餐桌上每逢看到以藜麦入菜,听到师傅侃侃谈论藜麦的神奇效益,我都会想起那个上午那片农田,小男孩眼中暖洋洋金色的光。

航空数学题

撰写:Bear
资深同事服务约满20周年,公司除了特别颁发奖励金,也特别设宴慰劳这批服务领域的老臣子,肯定他们岁月的奉献。我的服务合约也于今年一月满五年周期,在这特别时刻,我想做个有趣的统计。
如以每个月平均7趟航班计算,我已经飞了420趟航班;当每趟航班有15个组员,我曾和6,300名组员共事,扣除当中5%再次相遇,大约有5,985个我进入航空服务业后才认识的新名字。这样说来我曾经和6,000个陌生脸孔打交道,这还不包括乘客的嘴脸。
假设每趟航班有大约250名乘客,我曾经说了将近10万5千次“嗨,你好、早午安、再见”,送上10万次的飞机餐、泡上10万杯的咖啡或奶茶。我可以告诉你哪座城市机场准备的飞机餐好吃,然后凭色泽告诉你这杯茶到底好不好喝。
这些数字看似无聊的统计,实际上隐藏意义重大的大数据。譬如说我曾被讯问飞机上有多少窗口,有多少排椅子。你以为询问的人在刁难你,殊不知对于在漆黑中逃生的人来说,这些可以看见的亮点以及逃生触摸的椅子,可以计算自己和逃生门之间的距离。原来数字的背后,是协助逃生的密码。
数字只是符号,重要的是人们赋予的意义。正如一名已经退役的老前辈说,飞行精彩与否不在于年份的数字,而在于经历了多少人事物。人生不是如此吗?人生不在于你活了多少年,而在于活着是否精彩。

握紧的手就别放开

撰写:Tallibeth
“空中飞人”的经历让我对周遭的人多了一份理解,以前还停留在“我的村姑时代”的时候,不知道原来体质过敏的人还真不少,就像我从来不知道患有某种程度飞行恐惧症的人,原来登机后会泪流不止。不是哭,感觉比较像是水龙头关不上,水一直流的状态,他们脸上未必会有太多表情。
一次大夜班,乱流频繁,飞机颠簸。一位女乘客花容失色的不断询问我情况,恨不得马上越过乱流区。乱流对空服员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虽然那晚的确是强烈了些,有的乘客已开始念阿门、南无阿弥陀佛了。
“我们会死吗?”她紧抓着我的手问道。飞机剧烈摇晃,我蹲在她座位旁,从容的说:“当然不会!这航班常这样,别担心!”必须淡定,不然会影响乘客的情绪。虽说我的冷静也并非做戏,毕竟还蛮喜欢乱流的感觉,看来天生就注定吃这行饭。她的眼泪开始像瀑布般流下来,飞机这时已经摇晃到连半蹲在地上也不行了,她紧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也走不了。还好是在头等舱,她座位正前方是个桌子,于是我就爬到桌子底下,继续握住她的手。啊,又一个平凡的夜晚。

随遇而安2:保持连线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6349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6-1-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fake oakleys />

<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6350 aligncenter" cheap jordans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hockey jerseys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jpg 8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300×225.jpg 300w, Hacked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1/P5249447-768×576.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

互联网时代,酒店必须提供wifi,而且还要确保速度与覆盖率令人满意,才称得上是提供完善服务。不只是酒店,火车、游轮,甚至飞机上,如今也都尽量提供网络服务,满足客人的需求。
出门旅游,选择目的地与住宿点时,能不能上网也成为考虑因素。每天至少要有一段时间保持连线,已成为现代生活的常态。
反过来想,要借着旅游而短暂逃离,也变得越来越难了。
很多时候,旅游只是为了离开,名副其实的getaway。不是真的想去哪里,只是想要离开原地。躲避让人喘不过气的生活、所有喜欢与不喜欢的人事物,投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环境,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完完全全的放空隔离。
然而今时今日,只要连得上wifi,就不可能真正的switch Cheap china Jerseys off。再怎么美好的假期,邮箱里每天涌入的一条条讯息,总不能置之不理。闲来翻一翻FB,朋友家人都在忙什么玩什么,小小岛国的雾霾、暴雨、塞车,远在他方的细碎小事,随时都把你拉回那个好不容易终于逃离的环境。
还记得20多年前第一次去马尔代夫,度假村的房间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话,也没有报纸,刻意让住客把所有琐事杂念都抛诸脑后,全心全意地投身于蓝天碧水。两年前旧地重游,再次登陆与世隔绝的度假岛屿,一进入房间网络已自动连接,连密码都不需输入,高效快速。开心地把度假照片发布上网,朋友们纷纷按赞,仿佛从来都没有离开。
网络发达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性,可以有灵活工作时间,可以远距离办公。然而自由的前提是去到哪里都必须随时联络得上,在网络空间里随时待命。
有一回去老挝公干,工作完成后还有半个下午的时间,琢磨着该到哪里闲逛,同伴当中有人建议找一间wifi很强的咖啡馆“以便上网聊天”。这个说法听起来滑稽,却引来大家同声赞好。老挝网络信号偏弱,酒店里连线断断续续,大家憋了几天终于可以顺利上线,紧盯着屏幕运键如飞,吃喝拍照即时发布上网,对着屏幕互相点评按赞,你来我往。
上网聊天果然比面对面有趣得多。外面的世界再怎么精彩,哪比得上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