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4:藜麦种植者

随遇而安4:藜麦种植者

黄匡宁
媒体工作者,游走于报章、杂志与网络媒体之间,现为自由写作人,经营美食博客 小小食界

<img oakley sunglasses class=”size-full wp-image-7987 aligncenter” src=”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alt=”” width=”800″ height=”600″ NBA Jerseys Cheap srcset=”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jpg 800w, cheap ray bans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300×225.jpg 300w, https://travellution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P6270356-768×576.jpg cheap jerseys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fake ray bans 100vw, aufs 800px” />

那一天驱车行驶在安第斯高原上,阳光猛烈,空气稀薄,土褐色的大地光秃秃一片,以为尽是大片荒地,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收割的藜麦(quinoa)田地,昏昏欲睡的伙伴们顿时精神振奋!
对着窗外的大片田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以至于司机必须停下车来,让我们这群城市佬兴高采烈地下车。
田里的成人正忙着干活,小朋友好奇地走过来,不解一大群远方来客到底兴奋个什么。
一大片藜麦地是当地最寻常不过的景观,却是国际餐饮界当红的超级食材。
藜麦原产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是印加土著居民的主要传统食物,已有5000年以上的种植历史,近代被重新发现,列为10大健康营养食品之一,身价节节上升,名气日趋响亮。
让人慨叹的是,随着藜麦价格的高涨,当地农人纷纷改吃其他粮食,而把自家收割的藜麦出售。“超级食材”在国际上发挥了超级作用,在原产地的餐桌上却已日趋稀少……
外地人对藜麦的好奇,当地农人或许已习以为常。一群人举起手机、相机,绕着农田到处拍照,农夫们头也不抬,弯着腰继续工作,维持着同样的速度与节奏,一排接一排以镰刀收割着金黄色的藜麦。
丰收的粮食有动人的美感,脑中浮现起梵谷的作品。《马铃薯种植者》、《持镰刀除草的男孩》,活生生在我眼前出现。只不过,地点换成了秘鲁,农作物换成了藜麦。不期然又想起另一幅相关的名画《吃马铃薯的人》。画家白天看到农家在种马铃薯,晚上又看到他们在自家餐桌上吃马铃薯,昏暗的灯光下表现出农家的自食其力,以及刻苦生活。
回到秘鲁高原,藜麦种植者,白天看到收割的画面,晚上是否也能吃到藜麦?又或者,藜麦被当作经济作物,自家餐桌上只能有最简单的马铃薯?
餐饮界推崇的“从菜园到餐桌”,世世代代在这里身体力行,直到近代形成流行趋势,反而剥夺了产地的食材——从菜园到餐桌,是谁的菜园,到谁的餐桌?
土黄色的藜麦在烈日下闪耀金光,饱含生命的力量。小小插曲成为旅途中难忘的一幕。从此餐桌上每逢看到以藜麦入菜,听到师傅侃侃谈论藜麦的神奇效益,我都会想起那个上午那片农田,小男孩眼中暖洋洋金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