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飞行教我的事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当了 7.5 年的空服员,想当初的清涩老实,如今却能灵活面对各种难缠的客人以及奇葩同事,不再像以前一样照单全收,而是有任何不平都勇于发声了。
曾遇过一位空姐,由于刚被升上商务舱,所以我尽可能帮助她。那趟航班很忙碌,乘客不断喝酒,而我那天负责厨房,看到酒瓶要空了,都会主动替她开下一瓶。在厨房进进出出之间,她再次把空酒瓶递给我。我说,“你忙你的,这里交给我。” 她感激的向我道谢,说她不会开酒瓶,我还沉浸在同事之间相互帮忙的革命情绪里,她又接了一句,“而且我也不想弄坏我的指甲。” 那不像是玩笑话,听到这里,我的笑容僵住了。把酒瓶放在桌上,说,“你来开。” 她惊讶我的态度转变得如此突然,我开始皮笑肉不笑的训斥她,难道我们其他的组员就想有断掉的指甲吗?在商务舱服务,就应该学会这个舱等的技能,更何况那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任务。亲爱的,如果你以为空姐每天只需要化美美的妆,做好指甲跟乘客瞎哈拉,那你入错行了。身为邋遢型的空姐,其实我不是很介意自己指甲的状况,可是工作就应该要有工作时的认真,遇到这种只想靠着别人的努力蒙混过去的家伙,我也会适时发挥变脸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