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的第一次

 撰文:Tallibeth
前空姐。飞行资历7.5年。不爱化浓妆、出门不顾形象、全身上下无名牌的穷酸样以至于人称 “邋遢空姐”。
空服员的第一次飞行,犹如 “成人礼” 一般,经历了才算得上真正的展翅高飞。当然,这也视同行的组员而定 — 搞怪亲切抑或正经严肃。我自己的首航并无特别,只记得组员们都对我很好,且不吝于传授他们的飞行和处事心得。但有几次遇到初展翅的新人,同行的组员都忍不住捉弄他们。有时甚至连看似不苟言笑的机长也一起加入。
机长会一本正经的吩咐菜鸟,飞机上的空气必须进行采样及检验,以确保指数达标,这个任务极其重要,请他们务必要认真对待。于是,新人就拖着一个开着口的大塑料袋,在乘客登机前,绕场一周。无需事前沟通,老鸟们见状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上前询问之际,新人们会非常认真且有使命感的解释,随后把空气打包好,往飞行控制室里送。这时,机长也以一贯的扑克脸,告知菜鸟真相,啼笑皆非的情景可想而知。另一次,飞机即将降落,某位组员把稍微溶解的巧克力,涂抹在供应箱里取来的纸尿片,十足像宝宝屁屁制造的 “黑金”,然后把纸尿片放在菜鸟的座位上。在 35,000 英尺的高空,菜鸟的首航永远不会无聊,只因有着一群有趣的同事。